手机版
位置:筑能财经 > 家生活 >

7年转型内外交困 四川长虹剑走偏锋赌直播

来源:时代周报 | 2020-06-16 14:13:14

6月14日,一位行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多年来,长虹一直难以走出“主业不突出,企业包袱重、机制老旧、改革艰难”的困局,在家电行业的地位有进一步边缘化的趋势,此次布局不失为一次勇敢尝试。

62岁的家电品牌长虹,正竭力摆脱暮气沉沉的刻板印象。

近日,长虹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四川长虹(600839.SH)公告称,拟在经营范围中增加“广播电视节目制作,互联网信息服务,音频、视频制作与服务”。

直播热潮下,各大企业争相通过直播带货,四川长虹却另辟蹊径,欲与知名MCN机构联合打造长虹草莓台“直播间”,培养自己的网红。

“直播带货重要,带品牌亦重要,尤其是经历泛直播后,网友对精品内容的要求越来越高,带品牌就成为了重要选择。”6月12日,长虹集团相关负责人回复时代周报记者。

此举被家电产业资深分析师刘步尘解读为“剑走偏锋”。

6月14日,一位行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多年来,长虹一直难以走出“主业不突出,企业包袱重、机制老旧、改革艰难”的困局,在家电行业的地位有进一步边缘化的趋势,此次布局不失为一次勇敢尝试。

15日,四川长虹报收2.86元/股,最新市值为132.02亿元,年初至今累计下跌1.72%。

直播带品牌

今年家电行业形势严峻,而细分来看,大小家电呈现出“冰火两重天”的迥异表现。

6月14日,产业观察家洪仕斌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,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宅家以及上班后自带午餐等新趋势,让消费者对小家电使用频次变高,改善生活品质的需求也变得更强烈。而大家电则受地产降温、疫情冲击等影响,出现销量下滑现象。

“由于国内家电市场趋饱和,以存量市场、更新换代为主,因此国内大家电行业处于内生发展周期,规模增长乏力,价格竞争激烈,品牌竞争加剧。”长虹方面也意识到这一点。

在此背景下,线上渠道被推至重要位置,企业纷纷向其投注更多精力。

长虹集团不甘落后。

6月8日晚间,四川长虹公告称,根据公司经营发展需要,需办理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,公司拟在经营范围中增加“广播电视节目制作,互联网信息服务,音频、视频制作与服务”。

据介绍,长虹将整合知名网红与专业MCN机构等资源,打造集网红培育、内容打造、IP引流、粉丝运营为一体的直播平台长虹草莓台“直播间”。

对于这波操作,上述长虹集团负责人回应时代周报记者,草莓台“直播间”不同于纯带货模式,而是以传递健康生活方式来形成用户关系沉淀。以各类有趣好玩的内容与活动,从公域流量中分蛋糕到私域流量,并逐渐将蛋糕做大做精,实现粉丝高黏性,强化品牌印记。

卸包袱抓主业

以军工起家的四川长虹创建于1958年。1994年,四川长虹挂牌上市,曾经历一段黄金发展期。

1990年至2009年,长虹彩电连续20年蝉联国内销量第一,被誉为“彩电大王”。

近年来,随着家电市场竞争白热化,长虹电视的销量黯淡许多。

据奥维云数据,2019年长虹电视以386万台的出货量位居第五,排在小米、海信、创维和TCL之后。

逐渐淡出大众视线背后,长虹一直难以卸下“主业不突出,企业包袱重”的老国企枷锁。

为此,长虹集团董事长赵勇曾提出,首先,要理顺“三个关系”,即长虹与政府的关系、董事会与经营层的关系、母公司与子公司的关系;其次,要进行产业调整,对不符合公司战略、对发展造成拖累的子公司进行战略重组或者退出;最后,要做出人事改革,一些高管退出经营层,让经营层真正承担起经营责任,用市场化机制聘任经营层。

2019年,四川长虹先后通过转让股权、出售资产方式,剥离了与公司主营业务关联度不大的碱锰电池业务、部分锂电池业务,以及等离子业务。

“今年环境对大家电企业来说,守比攻更是一条出路。”洪仕斌说道。

令人遗憾的是,长虹集团在机制上的突破一直不明显。“长虹目前面临的不是如何发展的问题,而是如何生存的问题,不加快混合所有制改革步伐,长虹未来堪忧。”刘步尘表示。

围绕物联网转型

除自身包袱外,外部行业的变化也在催促长虹转型。近两年,头部企业逐渐转型,渴望撕掉家电标签。

其中,“海信电器”改名“海信视像”,“青岛海尔”更名“海尔智家”,均与业务转型有关。更早之前,美的集团宣布向科技集团转型,TCL、康佳等企业也相继发力半导体显示产业和上游芯片业务。

多年前,长虹集团董事长赵勇也曾提出:“未来长虹会是一家大数据企业,或者说是物联网企业,也将是面向行业的云服务商。”

上述长虹集团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称,集团围绕物联网进行转型,一方面将贯彻落实“新三坐标”智能战略,强化制造能力,围绕物联网关键元器件及模组、智能设备推动硬件复兴。同时将以云计算、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为支撑,以数据为核心,打造端云一体的物联网系统方案,为应用者、服务商等用户赋能。

“物联网产业发展需要一个过程,前期的投入已经取得初步的效果,长虹控股集团无线连接、高速连接器等在局部领域已经取得突破,但整体还处于培育期,需要持续投入才能取得较大成绩。”该负责人表示。

对于长虹的转型动作,刘步尘认为,自2013年提出“让想象发生”的家庭互联网战略至今,整整7年过去,长虹转型大数据企业、物联网企业的“想象”并没有发生,企业的战略转型没有达至预期。

在洪仕斌看来:“长虹作为一个老牌家电企业,多年来一直在拥抱变化,但无论大数据还是物联网,最终都需落实到经营层面或核心产品上,转化成经营价值,要不然就是空中楼阁。”